行业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行业资讯 >
贵州省交通厅给中国交建发来感谢信!
来源: 贵州质安     发布时间:2017-01-18    点击次数: 1450



  1月22日,贵州省交通厅给中国交建发来感谢信,对中国交建为贵州省高速公路建设做出的突出贡献表示感谢。




 

   “我们终于看到了山那头的模样” 


    1.jpg


   2015年12月31日,村民穿着少数民族服饰在清水河大桥拍照留影。 邓刚 摄


  2015年的最后一天,雨后的贵州云雾弥漫,清水河大桥如一道彩虹横跨峡谷两端,数十位苗、布依、土家族少女身着出嫁时才会穿的盛装,齐聚桥头,争相与大桥合影留念。少女们头顶银饰熠熠生辉,笑容在这一刻定格。苗族姑娘陈桂珍说:“我们这里很多人祖祖辈辈都没有见过山那头的模样,大桥让我们梦想成真了。 ”


  都说蜀道难,其实黔道更难,贵州山地丘陵面积占全省面积的93 %,山隔水阻,群山连绵。清水河大桥是贵瓮高速的一部分,中国交建投资建设的贵瓮高速通车,标志着贵州省2015年实现了“县县通高速”的目标,全省88个县市区通了高速,成为西部第一个实现“县县通高速”的省份。层峦叠嶂的山区,终于变成了高速相连的“平原” 。


老百姓告别羊肠小道


  开阳和瓮安之间峡谷陡峭,但峡谷中间的清水河水面并不宽,两边的山头相距不过1公里。正应了那歌词:拉话话容易,见面面难。住在清水河大桥瓮安侧白沙乡的老乡袁富国每次去贵阳都得一大清早出门,沿着蜿蜒盘旋的羊肠小道下到谷底,坐上棉花渡那艘斑斑驳驳的渡船过河,再喘着气盘旋而上,到对岸的山头,抬手抹一把额头的汗珠,回望来时的小道,这一程已经走了2个小时。急匆匆乘车赴贵阳,急匆匆办完一两件事,回来再走一次峡谷,已经是天黑时分。因此,若非万不得已,村民们一般不愿意到对岸。


  政府想为附近的村民修一座桥,解决这峡谷间的交通问题。但招标了好几年,因大型器械难以进山,修桥难度大、利润低,一直没有企业愿意投标。


  从瓮安县出城也并不容易,去一趟贵阳要4个半小时车程,去一趟都匀市也要花上半天。“以前从瓮安出去,只有一条路,大矿车很多,经常堵车。我母亲有一次去都匀,被堵在路上两天两夜,晚上还在车里睡了一觉,这才走到。 ”瓮安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金正祥说。


  石阡县是瓮安到江口的一个重要节点。从江口到石阡125公里,有400多个“拐拐” 。石阡古称“夜郎” ,有人称“不是夜郎真自大,只因无路去中原” 。对于要不要通高速,石阡县的口号是:“砸锅卖铁都要修” 。


  2013年,中国交建开工建设贵瓮高速,架设跨越峡谷的清水河大桥,并在大桥下为老百姓免费修建了一条人行小桥。大桥通车运行后,到对岸只需要3分钟车程,从瓮安到贵阳和都匀的车程都将缩短至1个小时。中国交建投资的江瓮高速也于2013年开工, 2015年通车后,江口到瓮安只需1个半小时,“夜郎”石阡成了两条高速交汇的中心,告别了闭塞的“烦恼” 。


大山里掀起投资热潮


  清水河大桥两侧两个县的投资热已经升温。偏安一隅的开阳县毛云乡明显比以往更热闹了。几家香港公司争先恐后来调研,准备投资开发附近景区。香港中益创富控股有限公司就是其中一家。该公司之前在毛云乡投资开设的贵州中益创富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其油茶业务一直不温不火,现在迅速将生产基地扩大到之前的数倍,达7000亩。


  “贵瓮高速通车后, 5分钟可上贯穿贵阳、黔南、铜仁等地的高速。毛云乡摇身一变,成了开阳的‘南大门’ ,贵阳到黔南的‘桥头堡’ 。 ”中益创富公司负责人说。


  桥这头的瓮安县也成了各大企业争抢的“香饽饽” 。瓮安拥有中国最大的磷矿,磷矿储量位居亚洲第一。但资源优势并未形成发展优势,长期以来,交通不便导致瓮安经济落后。


  2009年,瓮安政府曾去江浙招商引资,好不容易把一家温州企业负责人说服前来贵州考察。温州老板下飞机后,坐了四个多小时的汽车,颠簸在盘山公路,呕吐不断,这才达到瓮安。下车后,温州老板说:“你们这里资源的确丰富,但就算能赚到钱,我这身体也受不了。 ”


  2012年,贵州省提出“三年交通大会战”战略,位于黔中腹地的瓮安批复建设瓮马、贵瓮、道安、安江四条高速公路,打通南下“两广”的“经济线” 、西连贵阳的“政治线” 、北接成渝的“战略线” 、东出湖南的“文化旅游线”的四条命脉。


  得知瓮安将建高速的消息后,山东金正大和深圳芭田这两家农业化肥上市公司纷纷入驻瓮安。“瓮安具有磷肥的资源优势,高速通车后,我们的物流成本每吨可以减少20元” ,金正大负责人说。金正大主产品年产300万吨左右,高速通车将为其减少近6000万元成本。随着瓮安多条高速的贯通,金正大二期工程也已提前开启。


  瓮安的四条高速公路,除了瓮马以外,其余三条,都由中国交建采用PPP模式投资建设。“2012年,我们整个县的财政收入才13亿,这四条高速总投资100多亿,政府哪里负担的起” ,瓮安县县长黄桂林说,“中国交建帮我们解决了融资难的瓶颈问题。 ” 2015年瓮安县招商引资项目到位资金是2011年的4倍。


高速路成就明星小镇


  昌明位于云贵高原黔南地区,是贵州省贵定县的一个小镇。四周群山环绕,山谷中间的一小块平地上稀松散落着几栋低矮的小木屋,这就是2011年以前的昌明面貌。“我刚来昌明时,这里完全是一个农业镇,一家企业都没有。别说高速路了,连土路都不多见” ,昌明镇党委书记黎琨回忆说。


  2011年,中国交建投资建设的贵都高速贯通了昌明镇。昌明到贵阳,以前需要大半天的时间,现在只需要半个小时,昌明融入了贵阳半小时经济圈。“昌明既没有矿产资源,也没有著名的旅游景点,我们唯一的优势就是交通。 ”黎琨说。便利的交通优势让昌明镇开始规划工业园区的建设,决心从农业镇转型成工业镇。


  贵都高速通车两个月后,福建晟扬管道有限公司邓林寿主动找到黎琨,要求在高速匝道口开设工厂。这是昌明镇的第一家企业。随后,大大小小的企业陆续嗅到了商机,纷纷落户昌明镇工业园区。如今,小镇上已经云集了100多家企业。


  投产仅3年,邓林寿的公司在供水管领域已经跻身贵州省前三名。“如果没有贵都高速,打死我都不会来昌明。 ”邓林寿笑着说。


  如今,小镇面貌焕然一新,几条宽阔平坦的主干道取代了泥泞的土路,路旁兴起了整齐的高楼和厂房,星级酒店拔地而起。全国最大茶叶销售企业台湾天福集团入驻昌明,建设茶旅综合一体化项目。全国第一家“互联网+”农特产品扫码电商超市在昌明建成,阿里巴巴也即将携手昌明共建农村淘宝。农民工创业园区、闽商工业园区、浙商工业园区等解决了7000多人的就业。2015年,昌明城镇居民收入同比增长9.7 %,农民人均收入同比增长8. 8 %。


  “昌明发生的巨变,是世世代代的昌明人都没有想到过的。可以说,没有贵都高速,就没有昌明的今天” ,黎琨感慨。昌明镇在2012年被列为贵州省重点示范城镇, 2015年又入选国家级新型城镇化试点。昌明在“高速路”上疾行。


  多年来,经济落后的贵州无力解决庞大的交通开支。自2011年,中国交建为贵州投资建设首条PPP模式的高速——贵都高速以来,贵州省采用该模式引进社会资金投资高速共1534公里,投资金额达1600亿元。其中,中国交建投资金额达849亿元,为贵州发展走上“快车道”做出了重要贡献。


  “这一年,昌明群众‘触电’了;这一年,昌明群众开心了;这一年,昌明群众富裕了” ,黎琨在2015年的工作总结中写道。昌明镇已通高速5年,昌明高速发展的今天,就是贵州百姓即将迎来的美好明天。(作者:任明朝 樊昊)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